您好,欢迎来到 创业网  我要投稿

当前您在:主页 > 网金 > 公司 > 西祠胡同兴衰记:那不是一个资本好故事
正文

西祠胡同兴衰记:那不是一个资本好故事

导语:1998年创办西祠,2000年出售给艺龙,2005年重返西祠,2011年再次离开,响马见证的不仅仅是西祠的兴衰,还有整个互联网的沉浮。

西祠胡同兴衰记:那不是一个资本好故事

子曰“四十而不惑”。

作为中国最早成名的BBS西祠胡同社区创始人,响马(刘琥)在2011年迎来不惑之年。生日那天,响马给西祠同事和股东艺龙发了一封辞呈,第二次选择离开。

这是一个感情复杂的决定:1998年创办西祠,2000年出售给艺龙,2005年重返西祠,2011年再次离开,响马见证的不仅仅是西祠的兴衰,还有整个互联网的沉浮。

响马在西祠做最后一项重要工作,是试图将西祠从艺龙中剥离出来,这个计划从2008年开始,响马给设定的期限是40岁生日。

他把这看做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,如果依然纠结在西祠里,基本已经做不了太多事情,互联网格局三年一大变,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和机会。

可惜的是,直到2011年西祠剥离依然没有眉目,发出辞呈邮件的那一刻,响马感觉到一丝轻松,可以重新开始了。

出售

严格来说,西祠的出现纯属偶然:1998年在家写程序的响马由于犯颈椎病,病中无聊写了个程序,随意取个“西祠胡同”的名字发布,此后一路发展成为当时最热门的网站,尤其在海外华人中颇有影响力,2000年初西祠全球排名甚至达到100多名。

1998年-2000年的互联网初期,即使腾讯都在苦苦寻找盈利方式,就更别提西祠了。随着西祠注册用户上升到百万,无论是服务器、平台系统都陷入超负荷运转,为了“玩好票”的响马甚至为省钱经常只吃方便面。

但作为一名大学教师,响马实在捉襟见肘,不得不在2000年发展最高峰时,将西祠出售给e龙(后改名艺龙)。在沉淀人文情怀的西祠上,有很多网友不理解响马的行为,甚至指责响马利用网友赚钱。

2005年响马重返西祠接受《金陵晚报》采访时表示,“我就是一个程序员,为了留住西祠不关站,必须做出牺牲。”即使到现在响马都不后悔将西祠出售给艺龙,“如果不卖掉西祠早就死了。”

那时候响马只是个程序员,不会融资不会讲故事,甚至不会付美元从国外购买域名。“我对赚钱兴趣不大,所以当西祠发展到我不得不去赚更多钱来支撑、甚至根本靠劳动赚钱不能支持的时候,我选择放弃一些快乐来追求快乐。”响马向《金陵晚报》表示。

将西祠出售给艺龙后,响马告别生活10年的高校,去了一家上市公司就职。

回归

每年举办一次的互联网大会常规地点是北京,2008年却挪到南京。西祠作为南京互联网行业代表也参与大会,总经理刘辉在现场向媒体透露一个重要信息:西祠将在2008年底、2009年初从艺龙彻底剥离,并酝酿两年调整后独立上市。

从艺龙2000年收购西祠开始,西祠的业务就一直独立发展,艺龙不参与战略,但给与资金支持。虽然2005年前后西祠面临强劲对手天涯,但口碑和业务发展状况还不错,在2005年就实现盈利。

在天涯和西祠叫板最白热化的时候,响马离开南京已经5年,但不断有西祠老友到访,花一个星期痛心疾首描述西祠如何人气下滑,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:希望响马重回西祠。此时刘辉也在游说响马,希望他能够帮西祠发展产品和技术。

毕竟响马对西祠有深厚的感情,离开西祠的5年他也积累了不少技术经验,他认为西祠还能发展的更好,所以决定回归。

2005年的西祠员工不超过20人,注册用户达到900万人,其中收费VIP用户超过1%。2006-2007年期间,西祠发展到达高峰。

不过艺龙毕竟是上市公司,在上市初期自身依然亏损情况下,并未给西祠太多投入,而无论无线还是商业化都需要大量资金。从长期看BBS业态离规模盈利还很远,如果西祠想再上一个台阶,需要引入更有信心的投资者。

在这种背景下,西祠团队于2008年开始寻求外部资本,希望能尽快将西祠从艺龙中剥离出来,并且计划2年内独立上市。

阻力

但是剥离并非易事。

来自艺龙的阻力是,他们希望要么全资控股,要么全盘卖出,没有部分引入资本这种折中方案,让西祠的资本运作难度大增。另外作为上市资产的一部分,西祠被给出较高估值,而资本方的评估则相对较低,即使西祠团队不介意但是艺龙不答应,很难达到统一。

2008年正是西祠发展顶峰,响马和西祠团队认为自己做的不错,但在与风险投资进行密切接触后,发现依然有很多缺陷。

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,西祠并不是一个好故事。难以让资本满意的是:即使西祠每年在线用户数都翻番达到很大体量,但几年来盈利依然维持在初级水平,很难突破形成规模。接下来西祠还能有哪些新故事去和SNS、微博较量?西祠给不了明确答案。

其实不仅是西祠,当时被外界颇为看好的天涯,也从2009年开始屡次冲击国内上市,但同样受到微博等新社交形态的影响,加上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,最终没有下文。

在商业化方面,当时的西祠已经做了很多探索,比如向用户收费、推出广告系统等,但遭到用户强烈抵制,进展情况一直不太好。在移动化方面西祠2007年就开始布局,但由于资金限制,技术和市场方面均跟不上,也没有太大进展。

迟迟没有接盘方,运营状况不理想,2010年前后西祠用户增速开始放缓,在微博微信爆发时代则彻底落到队尾,至今西祠依然是艺龙全资子公司,但基本未在艺龙财报里予以披露,已经被外界遗忘。

性格

仅用一篇文章,很难描述响马对西祠的感情,在总结西祠经验教训时,响马更多会把问题和原因放到自己身上。

还是卖给艺龙这个话题,响马并不后悔的最大原因是“我没有能力维持这么好”。那时候他不认识投资人不会说话也不会忽悠,西祠不那么便宜根本卖不掉,“人能做到什么程度,自己心里很清楚。”

至少在他看来,在艺龙资本支持下,2001年到2008年之间西祠发展的很不错,在出售西祠这件事情本身上并没有选择错。

不过西祠这么多年并未给响马带来太多财富。西祠出售给艺龙时,坊间传闻价格是现金加股权200万元,响马则表示并没有这么多,熟悉他的人也只说,仅相当于当时房价下的一套房子而已。

作为大学教师出身的响马,身上或多或少带有些儒雅,知识分子对于“钱”这个话题通常羞于启齿。

2005年刘辉找响马回艺龙时,正值艺龙上市,响马刻意回避这个时间,等艺龙上市之后才重返西祠。“您就算上市前几个月回去也不会有太多期权吧?”新浪科技问,“是啊,但是我不想让外界认为我是因为他们上市才回去。”响马回答。

不过这些性格缺陷在响马重返西祠后有所改变,毕竟他需要主动出去找钱帮西祠渡过难关。2008年响马一有空就去听管理学、经济学的课程,参照西祠这一路发展的悲喜,对于正确和错误的策略有了很深感悟。

对于自己的优势,响马总结对产品、社区以及人的感觉。西祠发展早期是一个懵懂探索的产物,但是放在现在看,已经是基于兴趣交友最早的雏形:网友自定义讨论主题开版面、可开设私人讨论组等等。

再次离开西祠后,响马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创业。拿到天使投资的他和投资人认真聊过:依然不确定这件事情是否能做成,但是要做成一定不会是小事。

反思

除了关于自身性格的反思,响马也坦言对西祠生意模式看的不够清楚。其中最关键一点,就是没有顺应西祠本身的生态去发展。

当时在西祠上有三种生态,一种是网友,第二种是营销公司,第三种是西祠广告系统。但这三种生态并非共同发展,长期以来西祠对营销公司采取封杀策略,但是强推自己的广告系统,网友层面则对营销和广告都很排斥。

上一篇:国外“秘密”受资本青睐,为何国内“秘密”就不行呢?
下一篇:成从武:高德为什么选择阿里?
本文关键词:一个(11)资本(6)故事(6)不是(3)西祠胡同(1)兴衰(1)
关于我们  |    联系我们  |    诚聘英才  |    版权申明  |    申请友链  |   站长统计  |   非要我备案 88888888